準獨角獸冰鑒科技欲借人工智能成為中國版“FICO”

近期,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冰鑒科技(IceKredit)創始人顧凌云在其南京分公司接受了中金投X的專訪。對于中國消費信貸的發展趨勢,顧凌云分享了自己的見解。他認為,一旦房價暴漲,消費者不得不通過貸款來買房,這就預示著將迎來大眾消費借貸的快速增長。

“如今,即便你已經身負數百萬美元的貸款,再想借一兩千美元去買部新手機也不是什么難事。因為人們對負債的看法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這就是臺灣、新加坡、日本以及韓國如何從儲蓄型國家向消費型國家轉變的歷史。不幸的是,中國也在經歷著同樣的變遷。”

他的觀點是有數據支撐的。過去幾十年,我們見證了中國房價的飛速上漲。在大多數大城市里,普通老百姓幾乎平均需要工作30到50年才能買得起一套中等大小的房子。而與此同時,消費信貸也在與房價同步增長。2013年至2018年,中國居民消費信貸余額(除去住房抵押貸款)年均復合增長率達20%以上。

2017年更為突出,該年我國消費信貸余額達到9.6萬億元,同比增長62.2%,呈爆發式增長的態勢。據產業咨詢服務機構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數據,2018年中國經濟增長率預計為37%,而2018年消費信貸余額預計達到13.2萬億元。中國儲蓄率歷來很高,但目前在貸款消費方面正迅速趕超美國。據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數據,2018年10月美國未償還消費信貸余額為3.96萬億美元(約合26.8萬億元)。

面對這個巨大且潛力無限的市場,顧凌云希望他的公司能在信用風險分析領域獲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他認為,基于中國消費信貸市場規模,以及企業風險管理支出預估總額,中國信貸風險管理的市場價值在未來10年間可達數萬億元。

顧凌云還表示,目前中國企業在信貸風險管理方面的支出僅占整個消費信貸市場總價值的0.2%,遠低于國外發達市場0.8%的比例。不過,隨著國家監管改革的發展和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關系,迫使企業在信貸風險評估技術方面加大投資,因而這一比例將會不斷上升。

因此,他認為冰鑒科技有朝一日也能成為身價數百億美元的企業。全球消費信用報告服務巨頭益百利(Experian)現擁有約160億美元的市值。基于中國龐大的市場規模,在這個全球消費者數量最多的國家誕生一家類似的領軍企業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顧凌云的這一夢想已得到創世伙伴資本、游族網絡等投資者近3.15億元的風險資金支持。目前,冰鑒科技還在進行C輪融資,并尋求上市的機會。

“過去十年,(在中國)信用評估服務的關鍵一直在于企業獲取數據的能力。直到最近幾年,技術才開始發揮起重要作用。”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表示。“冰鑒科技擁有雄厚的技術能力,他們非常有希望能成為中國這一領域的領導者。”

但要想實現這一目標,這家成立僅四年的初創企業必須攻克一些難關。首先擺在面前的是:如何在這本已高度競爭的市場中脫穎而出?

獨立第三方

顧凌云曾作為創始成員在美國金融科技公司ZestFinance負責模型的研發工作,他用了兩年時間籌劃在中國的創業戰略。他是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博士,2013年選擇了回國發展。2013年-2015年期間,他作為駐站企業家加入IDG資本。而就在當時,中國的P2P網絡借貸市場正迅速成長。短短幾年間,成千上萬的線上貸款機構涌現了出來。

“(中國的)互聯網借貸市場當時非常狂熱,已經是一片紅海。我不想再跳進這個圈子。”顧凌云回憶道。而ZestFinance這家美國企業在2009年成立之初所面臨的形勢則截然不同。據ZestFinance稱,當時沒有信用評分的人口(約4600萬美國人)將難以獲得任何線上或線下的貸款。因而,在傳統的信用評分指標的基礎上,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和替代數據集的獲取,抓住這批“長尾用戶”的需求是非常契合時機的。

顧凌云認為,隨著中國P2P借貸市場的迅猛發展,ZestFinance所采用的商業模式肯定是行不通的。此外,中國線上借貸平臺之間的惡性競爭還滋生出了對用戶個人隱私侵犯的問題。為了能快速、方便地決定該放款給誰,這些信貸平臺經常私下買賣用戶數據(包括用戶的借貸記錄)。一些P2P平臺甚至利用自己的用戶借款數據來賺錢。

這些最終促使顧凌云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成立一家獨立的第三方信貸風險評估公司——冰鑒科技。這家公司將永不出售用戶數據,永遠將技術擺在第一位。這無疑是一條艱辛且充滿挑戰的道路。因為誰也不知道一個獨立的第三方信用風險分析服務提供商,如何才能在這個由國有大企業和科技巨頭所主導的行業中長久地發展下去。

央行、科技巨頭與國外企業之間的角逐

美國的征信市場是由Equifax、Experian、TransUnion、Dun & Bradstreet等私營企業主導,而中國信用評級行業是由政府通過監管政策推動和指導。

中國長期以往都是由央行下屬部門作為唯一服務實體面向金融機構提供個人征信服務。根據2013年出臺的法規,除非獲得國家監管機構的批準,否則任何機構或單位不允許開展個人信用評級業務。

不過隨著網貸的快速發展,單純依賴銀行貸款數據的央行個人征信系統已無法應對這一挑戰。據零壹財經的數據顯示,中國網貸交易額從2014年的3千億元增至2017年的2.7萬億元,增幅高達900%。然而,央行個人征信系統在2016年僅覆蓋4.12億有信貸記錄的個人,僅占中國總人口的32%。

缺乏健全強大的個人征信評分系統是P2P信貸行業所面臨的一大難題。由于放貸者無法準確了解用戶是否具有信用,他們不得不通過收取超高的利息來彌補壞賬上的損失。而且線上信貸平臺與央行及同行之間不會共享信用數據,在層次不齊的信用評估標準下,借款人可以輕松地從多家P2P平臺成功獲取貸款。更不用說如果那些失信行為不能受到應有的處置,人們維持良好信用記錄的動力何以存在?

于是,央行于2015年首次批準阿里巴巴、騰訊這些科技巨頭在內的8家私營企業作為試點單位展開個人征信業務。但事實證明這一措施并不奏效。由于這8家公司背后均有國內外重量級企業支撐,不可能成為獨立的第三方服務機構。而且,他們大多希望通過信用評級業務為自己的戰略目標服務,各自為戰,信息無法共享和遷移。

所以,央行決定再出手,回歸政府主導的策略,于2018年3月在深圳成立了百行征信。作為中國首家個人征信機構,百行征信的最大股東是國家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這是一個全國性的互聯網金融行業自律組織。而剩余股份由這8家公司各占8%。

針對企業征信,央行要求企業征信機構需向央行省級分支行辦理備案。截至2019年,約有150家民營企業向中國人民銀行提出申請,但多數企業規模較小。在上海、南京、北京、深圳、新加坡、洛杉磯各地設有辦公室的冰鑒科技,目前也在向有關監管部門提交申請。

更緊要的是,外企也同樣擁有了在中國開展商業信用評級服務的資格。得益于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5月會晤后達成的中美貿易協議,自2017年7月起,允許在華外商全資企業在中國提供當地企業的信評服務。數月后,Dun & Bradstreet完成在上海的企業征信備案,成立合資企業,持股51%。2018年9月,Experian的申請也獲得了批準。

除了這些獲得牌照的巨頭公司,目前中國至少還有數百家個人征信服務企業在爭奪這塊大蛋糕。而其中,像冰鑒科技這樣,正利用最新的人工智能技術和大數據來提升信用評級方式的企業將成為這一行業最有潛力的明日之子。在過去,數據是信用評級業務中最重要的資產,而如今深度學習的進步從根本上改變了信用評級過程,技術能力將成為公司競爭力的關鍵因素。

技術為先

信用評級最基本的要素是數據。而近來年,這一形勢也在發生著重大的變化。傳統情形下,信用評級的判斷依據來源于用戶在銀行的借貸記錄等標準數據。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人們的線上行為越來越多,從網購記錄到社交平臺的用戶行為信息,這些紛繁龐大的替代數據都可作為評估參數。

新一代的征信模型運用機器學習技術對用戶行為模式進行研究和分析,能夠準確地評估用戶的償還能力。這也使得對那些沒有銀行賬戶的個人進行信用評級成為可能,從而將網貸服務的范圍延伸至更廣泛的用戶。

這就是冰鑒科技這樣以技術為導向的金融科技公司所處的優勢。他們擁有風險資金的支持和高質量的人才資源。“其它公司可能因為缺少數據或數據過于分散而無法構建有效的評估模型,但我們能夠做到,因為我們有先進的技術。”顧凌云表示。

技術為先的另一個原因在于數據采集渠道的均衡化。以前,一些公司通常因和數據提供方之間建立的特殊聯系而掌握獨家數據繼而占得優勢。但這一方式已越來越過時。百行征信的目標之一是構建一個能實現各類數據聚合和共享的平臺,這意味著只有那些能夠準確分析數據并得出真正有價值的數據報告的企業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向技術為導向的這一轉變也受到了監管政策變革的推動。自2014年以來,政府為加強網貸行業監管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新舉措。特別是在近年來出現的一些高關注度的企業丑聞之后,政府加大監管力度,嚴格把控貸款利率最高上限,收緊借款額度,并進一步限制了網貸的業務范圍。“這些舉措迫使信貸公司不得不考慮降低不良貸款率。他們必須與我們這樣的科技公司合作,才能確保盈利。”

與此同時,企業還需在產品設計上下足功夫以創造更多價值。某種意義上說,信用評級其實是反欺詐、貸款追回、精準營銷、定價策略等一系列業務的基礎。這些服務的潛在用戶其實已不僅僅局限于金融市場。政府以及電商、房屋租賃、共享經濟等領域的公司都可從中獲益。挖掘技術在各領域的新應用是另一大重要問題。

征戰之路才剛剛開始。“目前金融公司通常是從不同的征信機構那里獲得評級數據,再基于自己的模型對其進行二度分析,最終形成自己的評級分數。”周煒表示。“如果有朝一日,冰鑒科技的評級系統能得到普遍認可,這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改變。不過一切都有待時間去證明。”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