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醫慧影創始人柴象飛:度過“資本寒冬”對醫療人工智能公司至關重要

中國人工智能醫學影像診斷公司匯醫慧影創始人柴象飛

柴象飛,這位中國人工智能醫學影像診斷公司匯醫慧影的創始人,接受采訪時所展現出的謙遜和誠懇,在中國企業家中并不多見。

當被問及人工智能技術在醫療保健行業的應用前景時,柴象飛并未大侃特侃什么數十億美元的市場潛力。“我總是告訴我的團隊,在這個行業中,最重要的事情是誰存活得更久。誰能發展五年以上,誰就會是未來的贏家。”柴象飛于12月初在北京匯醫慧影總部接受中金投X的采訪時,這樣說道。

柴象飛實事求是的性格,可能來自他之前在斯坦福大學放射腫瘤學系擔任博士后研究員,以及在荷蘭癌癥研究中心和魯汶大學放射科工作的經歷。2015年在北京創立匯醫慧影之前,柴象飛的工作領域都非常要求精確度和準確性。

但是,進入中國科創行業三年以來,柴象飛的心態多少發生了改變。“我的角色從一個工程師、科學家變身為一個企業家。之前,我們只考慮技術和產品,而現在更重要的是:你怎么能賺錢?誰會購買你的產品?”柴象飛這樣談到他的改變。

這種對終端用戶的關注,使匯醫慧影創造出了具有最大價值潛力的產品。在國內市場,醫院是匯醫慧影醫療人工智能影像產品的客戶,所以公司專注于解決醫院對一些重大疾病的醫療需求:主要是血管疾病和癌癥,包括乳腺癌、肺癌和肝癌等。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016年血管疾病和癌癥占中國致死原因的66%,是最為致命的兩種疾病。

因為一般疾病都是根據疾病類型來分類的,因此匯醫慧影在整個診斷和治療過程中設計了其產品以協助單一疾病。 今年11月,該公司就推出了兩個針對乳腺癌和心臟病的全周期健康管理平臺。

“各大醫院的醫療流程不同,所以產品必須適應不同的醫療需要。對于一些大客戶,我們經常要做出調整,甚至是在算法方面的微調,”柴象飛說道。

如果未來醫療人工智能領域只有少數創業公司可以存活,匯醫慧影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因為它是目前中國最有實力的公司之一。就在上個月,英特爾投資(Intel Capital)對匯醫慧影進行了一輪戰略投資,由國家支持的北京奇點電力投資基金公司(Beijing Singularity Power Investment Fund)也參與其中。

盡管匯醫慧影沒有透露其籌集的具體資金額度,但知情人士表示,新一輪戰略投資約為2億元人民幣(約2900萬美元)至3億元人民幣(約4300萬美元)之間。今年1月,中國私募股權公司鼎暉投資(CDH Investments)也向該公司投入了一筆資金,并未公開金額大小。

用柴象飛自己的話來說,盡管2018年上半年“人工智能公司仍然炙手可熱”,但是中國的風險投資市場在下半年已經冷卻。能夠在如今嚴峻的業內環境中獲得融資,是對匯醫慧影的團隊實力、公司執行力和業務基礎的有力證明。

下面是采訪的完整內容。您可以在iTunes商店免費訂閱China Money Podcast,或訂閱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訪談內容經過編輯)

Q:匯醫慧影11月從英特爾投資和北京奇點電力投資基金獲得了一輪戰略投資,在所謂的“資本寒冬”中,完成這筆融資是否有些難度?

A:總的來說,中國風險投資市場的融資變得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在2018下半年的時候,包括一直大熱的人工智能行業。反觀上半年的時候,即使其他行業融資不易,但是人工智能還是非常火爆的。

我猜想是因為投資者變得更加挑剔了,他們現在需要公司具備可行的商業模式、頗具競爭力的產品和團隊、準確的市場定位和強大的執行力。這與2017年的情形不同,那時投資者主要關注團隊,如果你大量的數據和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家就可以獲得融資。

Q:完成這輪融資用了多久?

A:大約四到五個月的時間,從彼此了解,互相探討、交談,到進行盡職調查,以及最終通過談判確定融資細節。

不過我們此前和英特爾資本已經存在長期的合作關系。差不多兩年前,我們和英特爾資本開辦了一個聯合實驗室。在這兩年的時間里,我們成為了英特爾中央處理器(CPU)的主要用戶,同時我們也一直在研究他們的一些新產品,比如現場可編程門陣列(FPGA)。

Q:北京奇點電力投資基金由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National IC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和京東方科技集團(BOE Technology Group)共同成立。這是否意味著匯醫慧影即將進入芯片市場?

A:匯醫慧影目前不會邁入芯片領域,不過我們的投資方英特爾和京東方的確都是芯片制造商,他們意識到除了制造芯片支持計算能力之外,公司還需要進入更多基于程序應用的細分市場。英特爾和京東方也在其他公司進行了大量投資,希望深入到某個特定領域,特別是醫療領域。醫療絕對是他們最感興趣的方向之一,只不過他們參與的方式是進行投資,而不是自己制造。

Q:這是否意味著匯醫慧影可以與他們進行合作,設計出專門針對醫療行業的某種人工智能芯片?

A:像我之前提到的,匯醫慧影專門參與芯片設計或許是合作的下一步,但是我們目前關注更多的還是諸如CPU這一類的常見芯片。現在的大多數醫療設備都只使用CPU,而我們通常使用GPU來完成人工智能算法的所有計算過程。在獲得了英特爾的投資之后,英特爾將提供技術團隊來幫助我們將現有的所有人工智能計算過程從GPU遷移到CPU,這會使我們向前邁出一大步,因為此舉意味著,我們可以將匯醫慧影的人工智能算法直接應用到現有的醫療設備中。

此外,我們也在研究FPGA芯片,它更易于編程,且能夠實現實時計算,非常適合完成需要實時計算能力的超聲和實時醫學圖像處理任務。在英特爾的支持下,我們將把更多精力放在開發基于通用計算能力的醫學應用上,然后逐步實現研發基于FPGA芯片的應用。

Q:與以市場導向為主的風險投資基金相比,國有投資基金的關注重點有何不同?

A:我認為國有基金更關心長期回報,以及考察公司的產品服務是否與政府的政策導向一致。與必須在三到五年內獲得回報的私人基金相比,他們在時間上有更多包容性。但我不認為有很大的不同。他們關心政策方面,也關注收入和利潤等基本問題。

Q:匯醫慧影的愿景是什么?

A:我們將圖像識別技術應用于醫學成像領域。比如,我們目前的產品可以幫助放射科醫生更好地觀察醫學圖像;我們的技術可以提供醫學提示和檢測警報以減少誤診概率,提高醫療效率。

Q:在回國成立這家公司之前,你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讀書。回國后為了適應國內的商業環境,你在公司的發展初期有作出哪些改變嗎?

A:最大的變化是我們更加關注公司的商業模式了。這不僅僅是由于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差異,也是因為我的角色從一個工程師、科學家變身為一個企業家。之前,我們只考慮技術和產品,而現在更重要的是:你怎么能賺錢?誰會購買你的產品?現在的我開始從終端客戶那里展開思考,然后再回到產品端開展業務。

這個行業在中國的起步階段,醫院就是主要買家,現階段仍然如此。而在美國,最大的買家則是保險公司。中國的保險公司大多是國有企業,作出購買決策通常需要更加漫長的時間。所以不得不說,在將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醫院仍然會是中國醫療人工智能產品的最大買家。不過我們或許有機會看到政府和諸如醫療設備公司、制藥商等第三方成為市場的又一大消費群體。

Q:美國和中國的醫療人工智能市場,孰者潛力更大?

A:我剛剛從美國回來,在那里我和很多類似的美國科技公司探討過這個問題,他們都認為在中國的醫療人工智能市場其實有更多機會。

我個人也認可,因為這個行業初期在中國實際的買家就是三甲醫院。那些專注于學術研究的醫院希望通過嘗試新技術來開展研究。另外,醫療人工智能行業也可以為小城市和農村地區的醫院貢獻巨大價值。這些地區缺乏醫生,醫療人工智能產品可以幫助緩解中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的現狀。相較而言,美國的大部分醫院都是私立醫院,不太愿意嘗試改變。

此外,就數據而言,中國能夠以比美國低得多的成本獲得更多數據。因此,我認為中國,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都有更多的基匯接受醫療人工智能產品。

Q:匯醫慧影的產品已經在中國600多家醫院投入使用。這些醫院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A:三甲醫院目前需要最先進的設備和算法來進行研究,完成學術出版。而三四線城市的醫院需要能夠完成單一任務的設備,以解決醫生短缺的問題。

Q:匯醫慧影如何設計出滿足不同需求的產品和解決方案?

A:目前,人工智能可以做到的仍然非常有限。人工智能只能完成一些單一的測試診斷,如篩查、結核病檢測或者骨折診斷。在與三甲醫院的合作研究和開發中,我們將進行測試和臨床試驗。之后,我們會將核心算法裝載到我們的IT系統中。各大醫院的醫療流程不同,所以產品必須適應不同的醫療需要。對于一些大客戶,我們經常要做出調整,甚至是在算法方面的微調。

Q:以乳腺癌掃描為例,訓練算法的數據集應該有多大?數百萬嗎?

A:沒有那么多。醫學成像領域與其他人工智能領域不同。與面部識別相比,我們不需要那么多的數據,面部識別一般從百萬數據起步,而我們通常只需要幾千到一萬個圖像數據。

但我不得不說,與其他人工智能公司相比,這(數據)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們基于少量數據進行研發,因為獲得數百萬的疾病圖像非常困難。就乳腺癌來說,每年約有二十萬名患者,但是我們無法獲得所有患者的數據,因為數據來源于全國不同的醫院。有些疾病每年可能只有兩萬名患者。

Q:目前,匯醫慧影識別的準確率約為90%至94%。你認為未來準確率會進一步提高嗎?

A:準確度對于醫療應用來說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它無法達到100%,因為即使是專業的醫生也不能100%確定是什么病。疾病診斷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因此我們通常在產品達到一定的準確率時,就將它們引入市場,然后通過獲得更多的市場反饋來繼續(改進產品)。

我們讓用戶使用軟件,然后向我們反饋結果的正誤。不過有時,即使是放射科醫生也無法確定腫瘤到底是良性還是惡性,以及到底處于什么階段,要等更多的病理數據出來才有進一步的結果。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還開發了后續研究平臺來收集反饋數據。

Q:除了圖像識別之外,你認為還有什么人工智能技術應當運用在醫療行業?比如語音識別和知識地圖?

A:對于語音識別在醫療方面的應用,我認為作用并不是很大,但是對于基于知識地圖的診斷,我們已經在做一些相關的研究。匯醫慧影大約有20%的產品使用了知識地圖。

除此之外,我們還在研究一些特定疾病,以創建全周期解決方案。比如乳房X線照相術,我們有乳房X光檢查管理工具,包括乳房X光超聲檢查、乳房核磁共振成像(MRI)和乳房X光檢查治療決策指導。除了圖像信息,我們的系統還擁有實驗室信息和臨床數據,以輔助整個治療。

Q:你認為匯醫慧影的產品在未來會有什么變化?

A:未來,我們不僅會關注醫學圖像,還會研究一些圖像對診斷至關重要的特定疾病,諸如動脈疾病和癌癥等,對疾病診斷進行更多全周期的治療輔助。這是我們公司未來的研究方向。

目前,我們已經有四種產品用于放射科,另外兩種產品用于單一疾病的全周期治療。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我認為產品數量可能會增加一倍,因為我們已經研發了一些單一疾病治療的產品原型,2019年的主要目標是將它們商業化。未來我們將重點關注兩個領域:血管疾病和癌癥,癌癥包括乳腺癌,肺癌和肝癌。

Q:你認為這個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A:挑戰在于,我們開展的工作越多,產品也就越多樣化,同時部門和流程也就會更加復雜。研發醫療人工智能設備和軟件的周期比其他人工智能產品要長得多。

Q:展望未來,您認為醫療AI領域的主要趨勢是什么?

A:我認為主要趨勢是人工智能技術將變得“無處不在”,不僅用于決策,還用于創建數據、重建圖像和恢復信號等。此外,一切都將變得更加數字化和定量化。在此之前,醫療診斷常以經驗為基礎,如果你去不同的醫院見不同的醫生,他們給出的建議往往不同。這就是因為他們的診斷主要基于經驗。

Q:最近Waymo首席執行官表示,無人駕駛車的普及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這讓人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將一些人工智能技術投入產品和商業化的難度。對醫療AI行業而言你有同感嗎?

A:也許沒有幾十年那么長,但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甚至更多。我總是告訴我的團隊,在這個行業中,最重要的事情是誰存活得更久。誰能發展五年以上,誰就會是未來的贏家。

翻譯:王燚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