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和網約車行業在巴西有何不同之處:我的99總部參觀之行(第1部分,共3部分)

中國的數字巨頭在某種程度上正在走向國際舞臺。

亞洲被許多公司視為戰略必爭之地(如阿里巴巴、京東)。顯然,他們在亞洲大顯身手(例如阿里巴巴收購Lazada)。支付方式(支付寶)和酒店預訂(攜程)也隨中國游客走出了國門。所以這些企業在全球大多地區都開展了服務。舉例來說,螞蟻金服近期嘗試收購MoneyGram。此外,還有很多跨境電子商務活動,主要目的是將國外商家與中國消費者實現對接。

但是一個尚不明確的重要問題是:中國的數字巨頭真的希望獲得國外消費者和國外市場嗎?

這也是為什么拉美市場越來越有趣的原因。摩拜單車目前在墨西哥、智利和巴西直接提供服務。騰訊投資了巴西的NuBank公司。而滴滴目前則同時在巴西和墨西哥運營其業務。拉美可能是繼東南亞后中國數字巨頭的又一個廣闊市場。

因此我最近參觀了滴滴圣保羅總部,滴滴此前收購了當地的一家網約車公司——99公司。我此行的目的是找出滴滴在拉美市場有何不同表現。注:今年早些時候我曾出于相同原因前往墨西哥城參加了摩拜單車發布會。

***

我在圣保羅為Inniti集團做了兩次以中國為主題的演講,Inniti集團的掌舵人為約瑟夫·塔伯曼(Joseph Teperman)。Inniti專為巴西頂級公司提供管理和獵頭服務,絕對是一家值得看好的公司。此外,約瑟夫非常優秀。

不過,我先到里約放松了一周,算是給自己的年度禮物。之后我便起身飛往圣保羅。

當你抵達圣保羅后,交通旋即將成為一個問題。這是無法避免的。這里的交通的確是個問題。由于人流量很大,這里的公共交通工具(地鐵、公交車和火車)很難搭乘。此外,安保和安全在巴西也普遍是個問題(也就是說你不能背著包或筆記本電腦獨自夜行)。因此,你立刻會想到打車或叫網約車。所以像優步、滴滴-99和Cabify這樣的網約車公司非常重要。

滴滴總部坐落在圣保羅西部的一個地段,環境優美,傍河而立。行走在這里的街道上時,我發現街道旁放置著許多新的黃色共享單車。不過這些并不是Ofo單車(盡管看起來很像)。它們都是巴西共享單車企業Yellow Bikes推出的新單車。該公司于成立不久,創始人為阿里爾 ·蘭布瑞特(Ariel Lambrecht)和雷納托·弗雷塔斯(Renato Freitas),此前二人曾創辦99網約車公司(現已出售給滴滴)。Yellow Bikes還獲得了GGV Capital的投資,后者的合伙人董士豪(Hans Tung)在硅谷和中國都很活躍。所以如我之前所闡述的一樣,中國、硅谷和拉美之間正發生著非常有趣的事情。

先來一睹滴滴-99總部的風采,它真的非常漂亮,在一棟摩天大廈中占據了三層空間。

他們擁有成功的互聯網公司普遍擁有的各種有趣元素。這里設有桌球、超酷的會議區、舒適的椅子,還提供食品和點心等。

此外,整個辦公區域還略帶一點交通主題風格,墻體和地面畫有公路和路標,使這里看上去有種辦公室和大男孩臥室相混合的感覺。

由于是在巴西,公司還在頂層平臺安裝了烤肉爐。這是我見到過的第一個安裝烤肉爐的互聯網公司。烤肉爐顯然在頻繁使用著。

頂層平臺也非常漂亮。

言歸正傳,回到滴滴和網約車行業在巴西有何不同之處的問題。

我與公司戰略規劃主管戴維·米亞克·多斯·桑托斯(Davi Miyake Dos Santos)進行了座談。他很熱情,帶我進行參觀并幫助我更好地了解滴滴-99在合并后所專注的事情。

與中國的第1個不同之處:巴西司機得到的利益和服務不同,并且差異日漸擴大。

我最近在上海采訪了一位滴滴司機,并且了解到在中國的網約車平臺服務與美國存在很大差別。我在墨西哥同優步和滴滴的某些高管交流時,了解到的情況也是如此。從世界范圍來看,網約車乘客在需求和期望方面都很相似(盡管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消費者之間存在一些差別)。但網約車司機的情況則存在天壤之別,并且這種差異在日漸擴大。例如:

  • 在美國,開網約車通常被認為是一種獲得額外收入來源和提高適應能力的一種機會。網約車往往被稱為按需經濟或零工經濟。這種按需式的勞動力與傳統或工會組織下的勞動力相比孰優孰劣,正是眼下的一個熱門話題。
  • 然而在中國,滴滴司機是一份非常不錯的工作,強過其他許多工作選擇。和我交流過的司機都對滴滴不吝溢美之詞,并且他們似乎計劃在這個平臺上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此外,他們正在購進自己的車輛,許多人正利用滴滴平臺創辦自己的小公司。
  • 而墨西哥的情況又有所不同。司機往往沒有自己的車。車一般為他人所有,由后者將其租給網約車司機。司機的健康保險和其他類型的保險(對司機的家人很重要)都存在很大問題。

在巴西,網約車司機的情況似乎也不一樣。

  • 顯然,巴西最新的經濟問題已導致許多人收入縮水,但卻促使他們購買自己的車。隨著失業率上升,選擇當司機成為許多人的一項謀生手段。
  • 對巴西司機而言,支付速度是一個問題。有些司機現金不足,并且需要用乘客所支付的打車費加油。
  • 許多司機(和乘客)沒有銀行賬戶。因此移動支付在巴西不甚流行。有鑒于此和上一個原因,滴滴為司機推出了支付卡,可在服務結束后15分鐘內完成支付。

隨著滴滴向更小且往往是收入更低的巴西城市進一步拓展(尤其是巴西東北部),司機的這些情況和需求將成為一個尚待觀察的有趣領域。

注:以上所有觀點僅為我個人與他人交流而獲取的非正式信息。因此,它們都沒有數據支撐。但是我在巴西、中國、墨西哥和美國聽到的司機問題的確各不相同。這種差異讓司機服務領域變得格外引人矚目。

除了擴張規模外,網約車平臺很難在乘客方面形成自己的特色(主要關乎價格、品牌和便捷性)。但在司機方面你卻可以形成自己的特色并在他們中間建立粘合度。注:目前,在中國的司機服務方面,滴滴正在推行某些非常不錯的舉措。

***

以上為第1部分。在第2部分里,我將進一步闡述巴西在這些方面的差異。我將在第3部分討論滴滴和優步在巴西的競爭。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