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郝景芳:中國的”短期思維”使基礎研究突破面臨挑戰

請在iTunes商店內訂閱本播客節目,或者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



正值美國發起貿易戰企圖將“舊制造”重新帶回世界最大經濟體時, 馬云在上個月發表言論稱中國需要關注“新制造”。

暫且不論這樣的理念差異,中國對新制造業的關注從未如此強烈。中國正在努力建立智能工廠,政府對該倡議的補貼也在增加。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起成立的智囊機構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記錄了一些這樣的現象。
?
例如, 東莞是廣東沿海的一個小城市,在為期三年的“機器人替代人工”活動中,已經裁減了25萬個工作崗位,約占該市注冊勞動力的5%。市政府每年花費2億元人民幣(約2900萬美元)支持企業升級自動化設備。十年前,杭州的一家公司已將每條生產線的工人數量從原先的200到300個減少到11至13個。杭州另一家廚房電器制造商獲得了相當于其生產線升級成本5%的政府補貼,三年前就減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勞動力,并且目標是在十年內實現全自動化生產。深圳市政府每年花費人民幣5億元(約7200萬美元)支持當地機器人、可穿戴設備以及智能設備產業。

這一期播客節目的嘉賓郝景芳是本報告的作者之一。郝景芳也是一位科幻小說作家,并于2016年憑借“北京折疊”獲得雨果獎最佳短中篇小說獎,成為亞洲第一位獲此獎項的女性作家。

中國在新制造業的努力印證了郝景芳的觀察,“當取得技術突破的時候,在這樣一個巨大的市場進行測試對于中國科技公司來說是非常有利的。”

隨著企業,政府和投資者將中國制造業“升級”為“全自動化”和“智能工廠”,大量就業崗位將逐漸消失。但報告推斷通過對勞動力的精心管理和再培訓,中國將能夠克服大規模采用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所造成的勞動力替代問題。

然而,清華大學物理學和經濟學博士畢業的郝景芳擔心中國將在從“技術采用者”到“技術創造者”角色的轉變過程中面臨困難。

“很多公司都太短視了。過去,這些公司有很多機會賺快錢……或許這些公司沒有耐心追求更大的目標。而且對于投資者,他們只是想要復制成功最快的商業模式。所以他們也沒有足夠的耐心進行長線投資”,郝景芳在天津世界經濟論壇舉行的新領軍者年會期間接受中金投X采訪時表示。

請繼續閱讀以下的訪談問答實錄(略有修改編輯),同時也請訂閱本播客節目,以及中金投X的每周英文郵件更新。

問:您寫了關于中國未來的科幻小說,同時作為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的理事,您站在一個最佳的角度來觀察中國技術領域方面的發展。您對中國科技行業如何發展的總體看法是什么?

答:中國科技產業發展迅速。它具有巨大的國內市場以及與客戶聯系密切的優勢。每當技術有突破時,中國科技公司能在國內大市場中進行測試都是一種優勢。

但是,也有一些不足。其中一個主要問題就是缺乏基礎研究。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基礎研究投資相對較低。因此(可能)使中國的技術進步變得很困難。許多公司只是從外國公司購買基礎知識和技術,然后為中國消費者提供本地化應用。

然而,由于當前的貿易沖突,未來這種方式可能會越來越困難。這需要中國在基礎研究中投入更多的資源和人力資本。

問:您剛才說中國缺乏基礎和核心技術研究的意識。您認為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您認為這種情況將來會改變嗎?

答:也許主要原因是中國在過去四十年里發展得太快了。因此,沒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基礎研究,因為所有這些基礎研究都需要投入很長時間和大量的人力資源。

也許最大的突破需要最長的時間。所以也許將來,當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放緩到每年三到四個百分點時,人們就會這樣做

我認為政府在未來將會更加關注基礎研究。中國有大量青年學生和科學家,可以給經濟帶來更多的能量。當我們著眼于在基礎研究方面取得進展時,我們必須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待,至少五十年的時間。

問:您對中國能夠實現這一轉變是否持樂觀態度嗎?

答:我認為中國人足夠聰明,可以實現這一改變。中國有很多聰明的學生和科學家。主要問題是我們是否有相關機制來促進這個改變。我會更樂觀地認為中國確實有潛力可以實現這一改變。

但如果市場環境不好,學術環境不好,資源配置不夠有效,也許就不會實現。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建立促進基礎研究的正確機制。

問:我所觀察到的是中國公司,學術界和社會普遍存在短期和實用主義的心態。您認為這種氛圍會得到糾正嗎?

答:我認為原因是許多公司過于短視。因為在過去,這些公司有很多機會賺快錢。這樣的例子為后面的公司樹立了模式,他們都希望能夠復制這些快速成功的模式。

所以我對你的問題的回答是不,也許這些公司沒有耐心去追求更大的目標。而且對投資者而言,他們只想復制最成功的商業模式。因此,他們沒有足夠的耐心進行長期投資。

這使得這些初創企業變得更加害怕失敗。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資源進行創新實驗。大學也是如此。我想現在,在大學里,教授們每年需要發表兩到三篇論文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否則將失去工作。

對于基礎研究而言,對于那些非常重要的大發現,他們確實需要時間。也許一個實驗需要五年,然后花費又一個五年來發表結果。但中國目前的氣氛并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我希望這樣的規則和管理方式在中國的學術界能有所改變。

問:我們談談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剛剛發表的關于人工智能和人力資源如何相互作用的報告,以及它們如何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的。該報告的主要結論是什么?

答:我認為總的來說,我們對AI創造就業崗位持樂觀態度。雖然它將減少一些工作,但它會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但是,我認為目前的教育和培訓體系與未來所需的教育體系之間存在很大差距。

此外,教育系統現在只能服務于工業工廠和企業。但在以后技術型,知識型和創造型社會中,工作將會大不相同。以后這些工作需要更多的知識,更多的創造力,以及大量的軟實力。

目前的教育和培訓系統無法提供這種培訓。所以我認為為以后做準備,我們需要對教育體系進行一些根本性的改革。

問:您在報告中發現哪些有意思的數據嗎?

答:我們評估了不同的行業。在電子商務領域,將會創造更多新的工作崗位,協助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發展。

然而,在傳統制造業中,我們發現可能三分之二 , 至少三分之二的制造工廠工人將在接下來的幾年內被替代。也許在五年內,某些地區的工人數量將減少到目前水平的一半。對此我有點擔心。

問:如果對政府提出一些政策方面建議,您的建議是什么?

答:至少在短期內,他們應該為工廠工人和從事重復性工作的人員提供新的培訓。如果他們失去工作,政府應該提供新的培訓,幫助他們轉移到其他行業,例如老年人護理的專業人員。這些培訓近期內將有助于減輕失去工作帶來的痛苦。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