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rloop TT創始人Bibop Gresta:未來有望在中國建設2000公里Hyperloop線路

請在iTunes商店內訂閱本播客節目,或者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



美國超級高鐵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Hyperloop TT)的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Bibop Gresta表示,Hyperloop TT希望未來在中國建設2000公里超級高鐵線路。

“我們正在與五個省份進行洽談。貴州是我們簽署協議的第一個省份,”Bibop Gresta在天津世界經濟論壇舉行的新領軍者年會期間接受中金投X采訪時說道。

該公司在兩個月前的公告中表示,Hyperloop TT已經就在中國建立第一條線路與中國西南地區的貴州省達成協議。該交易是Hyperloop TT的第三個商業協議,也是繼此前2018年早些時候在阿布扎比和烏克蘭發布了類似協議之后的又一個商業協議。

Bibop Gresta接受采訪時說道:“將來我們不會參與承建,維護或運營,而是作為擁有豐富知識和知識產權(IP)技術的授權公司。在貴州,我們預計將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可行性研究,然后花費38個月的時間來建設第一條線路。我們打算在中國最多花費5年的時間使線路投入運行,之后計劃在中國建造2000公里超級高鐵線路”。

據人民日報報道,貴州銅仁的超級高鐵項目預計耗資約100億元人民幣(約15億美元),總距離為60公里(37.2英里)。

總部位于加利福尼亞的Hyperloop TT專注于建造超高鐵系統,使膠囊艙能夠在真空管道中運行,這一設想由技術巨頭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率先提出。據說該技術可以使膠囊列車移動速度達到每小時1,223公里(760英里/小時)。

Hyperloop TT提出此計劃時正值中國卷入與美國的激烈貿易戰之際。白宮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指責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知識產權侵權和強制性的技術轉讓。Bibop Gresta還談論了Hyperloop TT在中國開展業務時如何處理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

請繼續閱讀Hyperloop TT創始人Bibop Gresta與中金投X首席記者Nina Xiang之間的訪談問答實錄(略有修改編輯)

問:能否向那些不熟悉Hyperloop TT的觀眾做下簡單的介紹?

答:我們是第一家將馬斯克在真空管道內以音速方式穿行的設想變成現實的公司。想象一下,將一個裝滿人的膠囊艙放入管中,將空氣從管中吸出,這樣就沒有阻力了,你可以用幾乎一小部分能量將人從A點移動到B點。聽起來像科幻小說,但事實上這是我們正在做的。

問:貴司在研發方面取得了多大進展?這項技術現在成熟了嗎?

答:我們已完成所有測試和原型設計,現在已經開始施工。法國圖盧茲有一個大型的原型建筑。它將分為兩部分。一個是320米,另一個是1.4公里。這是認證軌道,也將用于技術認的證。

我們已經開始在阿布扎比開發第一條商業線路。最近,我們與貴州省銅仁市的當地政府簽署了在中國建立第一條商業線路的協議。

問:確實,有很多潛力,但在成本和潛在風險方面,如何實現該技術也存在很多質疑和疑問。其中一個質疑就是關于它的安全性。

您能否告訴我們安全方面是如何打算的以及貴司計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答:所有的質疑都是基于超級高鐵的初始設計。沒有人真正觀察我們在做什么。關于超級高鐵,您必須了解的一個最重要的方面是它是基于現有技術的。

首先,我們所做的是將合作伙伴和技術開發人員聚集在一起。最大的挑戰來自于管道。我們使用了世界上生產第一個碳鋼管的頂級管道制造商之一。同時,我們也使用新的聚合物,這是一種增加阻力并可以擠壓到位的新材料。該管道的直徑可達到4米,留出足夠的膠囊管空間,因此不會出現任何損傷問題。

最重要的是當我們將管道加壓到一帕斯卡的時候,我們的膠囊艙是處于完全無疲勞狀態。因此,我們沒有航空航天業必須應對的壓力問題。這就像一架沒有機翼和斷點的大型飛機。

問:管道接近真空,對嗎?

答:是的,每10公里就可以可以通過抽運系統獲得近真空。我們有10個容器,每個都含泵。我們將外部壓力從一巴(100000帕斯卡)降低到一帕斯卡,這幾乎是太空的壓力。

一旦你保持這樣的壓力,你只需要10%的能源來維持真空,所以是非常有效。不需要任何復雜的儀器來維持氣壓,我們使用現有的泵來獲得真空。

問:如果發生地震,自然災害或管道結構中的微小斷裂,會怎樣?

答:我們分開來說。首先是如何構建一個能夠抵抗里氏9.2級的系統。這并不復雜,因為我們的技術實際上可以在每平方英寸30,000磅的阻力下建造塔架,這意味著每平方英尺200,000千帕的壓力。通過使用一種新型混凝土,就可以抵御這樣的地震。我們使用地震隔離器來對消使管道可以擴張。

我們還使用熱膨脹接頭,這是一項非常成熟的技術,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用于泵的生產。這些問題很早以前就已經解決了,我們只是以最創新的方式來實施。

另一方面是如何保持管內的安全性。當人體暴露在真空中時,可能存在危險。實際上,如果出現問題,我們可以密封有問題的管子的部分,然后立即打開閥門。因此,空氣會重新充滿管道,避免出現阿姆斯特朗極限的情況。這種情況下,呼吸不會出現沒有任何問題,人員可以從緊急出口撤離。因此,這是最安全的地面建筑,也保證了極高的效率。

我們建造超級高鐵,也考慮到了它的安全性。膠囊艙不會卡在中間或轉移到建筑物內,而且可以保護乘客可以免受天氣或沙子等外部因素的影響。

最重要的一方面是我們消除了運輸中最大的隱患:人為因素。人為錯誤是導致運輸行業事故的70%。我們使用人工智能不僅可以保持膠囊艙之間的一致性,還可以保持膠囊艙的安全性和可控性。由人來監督。這是有史以來最安全的(運輸方式)。

問:另一個問題是關于它的成本。當下我們有這么多的交通方式,您如何證明為實施這項新技術所花費建設全新基礎設施的成本是合理的?

答:交通的兩項主要成本與道路的通行權和電氣有關。

首先,我們嘗試在鐵軌頂部或公路上面建造。當行不通的時候,我們轉入地下。這些將大大減少對地面的影響,因為我們不分割土地,不會削弱土地的價值。

另一個重要方面是每公里的成本。如果你分析軌道或高速軌道的各種費用,就會發現成本在于電氣(非常昂貴)。電氣化意味著必須建造綿延數英里的鐵軌,并且使它們通電并建造基礎設施的主干網。如果是高速鐵路,還必須進行超級連接。懸浮系統是使用主動懸浮系統制造的,這意味著將消耗了大量的能源,沒人能賺錢。這些基礎設施都是基于補貼的。

而超級高鐵,會有一個管道,真空消耗最小,可以使膠囊懸浮。管道上只有層壓鋁。在膠囊艙上有巨大的釹磁鐵,可以與被動懸浮系統一起工作,這意味著它就不需要電力。

根據勞倫斯利弗莫爾實驗室于1995年發現的原理,實際上可以通過“循環”(Recurrent)的原理使膠囊艙懸浮。因此,通過移動這些特殊配置的磁鐵,可以在不使用電的情況下產生懸浮。只需要一個線性馬達來推動膠囊,就可以以非常便宜和高效的方式達到懸浮。這是一個可以在8到15年內實現投資的系統。這是前所未有的。

政府可以與像Hyperloop TT這樣的私營公司合作,建立合作關系,政府投入20%,公司投入80%。私營公司和政府都可以實現其投資目標。該聯合企業支付并向政府提供實際運營基礎設施的資金。

問:您乘坐上海磁懸浮列車了嗎?您覺得怎么樣呢?

答:當然。我認為總體體驗一般。它不是以人為中心的。

對于超級高鐵,我們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我們是盡可能多地移動膠囊艙,每30秒就有膠囊艙就可以駛離,而不是移動盡可能多的人,從一個點到另一個點非常低效。第一個膠囊艙可以到達B點,第二個膠囊可以到達C點,第三個膠囊可以到達D點。我們將完全優化并通過量身定制的空間提供乘客所需的服務,使用新技術來保證乘客的需要。這是一種全新的交通概念。

問:通過乘坐上海磁懸浮列車并體驗它的移動程度,您是否獲得了任何靈感或啟發或其他思考?

答:高速鐵路可以向你展示速度的相對性。我們在車廂里感覺不到速度,因為速度是慢慢提升的,所以感覺不到。

超級高鐵也是這樣子的。 唯一的區別是我們將在不讓乘客感受到移動的情況下更快地加速到聲音的速度。聲速不是速度的衡量標準,而是衡量加速度的標準。而關鍵是在水平方向加速小于1G而在橫向加速小于0.5G,因此乘客可以不斷獲得舒適的體驗。這樣的速度之下,人是感覺不到移動的。

問:請告訴我們更多關于貴公司在貴州省開展的項目。這個項目是如何達成地?

答:過去五年來,我們對中國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和政府。我們與多個省份接洽。貴州目前是最貧窮的省份之一,但有機會成為增長最快的中國省份。就發展和提升基礎設施而言,貴州實際上是最具進取心的省份。貴州也有山,苛刻的環境地形非常具有吸引力,對我們來說也很具有挑戰性。因為我們可以進行實驗,并開發出幾種新技術。

我們已經與盈創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合作,這是一家中國3D打印技術公司,也是該技術的市場領導者。結合我們的特殊專利和方法,將是一個在這種地形實際開發技術的機會。之后我們可以將它推廣到全世界。對于我們來說,貴州是中國游客的第一旅游目的地,因此它也是建立中國第一個超級高鐵的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地方。

問:選擇貴州之前貴公司與多少城市或省份洽談過?

答:我們現在正在和五個省進行對話。貴州是我們簽署協議的第一個省份。

問:那么貴公司將來可能簽署更多協議?

答:正在討論其他項目。

問:中國政府試圖吸引像貴公司這樣的外國技術公司,您對他們的整體印象如何?和他們合作容易嗎?

答:在與中國政府接觸的過程中,我們還是有看到改變的。 其中比較大的問題就是懷疑。現在我們雙方的合作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對在中國建造超級高鐵有了更具體理解。

在像中國這樣的國家,超級高鐵有很大的機會。因為人口密集,需要更快,可持續和更有效的方式來運輸人員和貨物,執政黨逐漸接納并且變得更有勇氣來實驗和實施這項新技術。

我們知道高速公路,公路和高速鐵路不適合中國。它們沒有規模,太貴而且效率很低。給中國人生活質量的提升造成了很大的問題。在污染和車禍方面,北京現在處于崩潰的邊緣,因此他們需要一種新的解決方案。

問:貴公司可以從貴州政府方面獲得什么樣的支持?

答:我們正在討論可能涉及當地合作伙伴的投資機會。我們的想法是不僅與政府合作,還包括有價值的參與者和行業合作伙伴。我們將宣布共同執行該項目的公司的陣容。對此我們非常興奮。

問:這種投資方法是否是貴公司未來投資項目的首選方式?

答:是的。 Hyperloop TT的方式就是將來我們不會參與建造,維護或運營,而是充當擁有豐富知識和知識產權(IP)技術的授權公司。這些技術將授權給當地合作伙伴,他們將在當地負責建造,維護和運營。

問:外國公司,特別是科技公司,來中國時,會存在很多擔憂。他們擔心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您會擔心嗎?貴公司采取了哪些措施來確保技術不會受到侵犯?

答:目前我們將確保核心技術在中國境外生產。當合作關系確定時,這是我們在貴州第一次研討會的主題之一。我們當時做的是在研討會上請貴州政府回答這個問題:是否能幫助我們信任你并創造一個合適的環境來確保知識產權得到尊重?

我們把每個人的資產和知識融合在一起。中國看到了這種新的企業精神的變化。中國本身在很多技術和領域都處于領先地位。我相信現在中國有一種新的意識正在增長,需要開始認真考慮實施版權和解決方案,不僅可以保護外國人在中國市場的版權,也是促使我們尊重的中國的技術。我相信我們正處在中國企業精神的新時刻,這肯定會促進對知識產權以及合作伙伴知識產權的尊重。

問:您認為中國政府或您的中國合作伙伴可以采取哪些措施讓您對授權技術更放心呢?

答:共同投資是一個好方法。項目的成功依賴于雙方。如果我們能夠在一方違規情況下給予某些重罰,那將會有所幫助。但我認為最重要的保證是形成一種信任關系。當合作伙伴都為合作關系做出貢獻并提升了價值時,我認為我們可以共同創造一個驚人的商業故事。

問:您能否預測一下貴州項目的時間進程以及其他潛在項目,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球范圍內?

答:在貴州,我們預計進行為期6個月的可行性研究,然后是花費38個月來實施第一條超級高鐵線路。我們正在討論最多花費五年的時間投入運行。然后我們計劃每年在中國推出2000公里。

問:您是否有發現嘗試開發類似Hyperloop TT技術的中國企業?

A:我讀了幾篇文章。 隨著更深層次的了解,我們發現目前沒有比較具體的企業。 我強烈支持與其他公司的競爭。 在看到其他公司實施之前,我們獨自在市場上存在了兩年。 如果其他公司想加入這個美妙的旅程,我們將非常高興。 當然,我們擁有超級高鐵的品牌,因此我們也會將品牌授權給其他想加入的公司。但我們希望將來會有10個超級高鐵公司。 市場巨大我們可以共同發展,某種程度上我希望這在將來可以實現。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