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伙伴資本周煒:中國千禧一代將成為全球最龐大的移動支付消費群

請在iTunes商店內訂閱本播客節目,或者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



對于周煒來說,在他的風險投資職業生涯中,他已目睹了中國發生的種種巨大變遷。

“當我剛從大學畢業的時候,大多數同學都被分配到半導體相關的領域工作,因為我們學的是物理電子技術專業。但他們后來都相繼離開了這個行業,因為發展的空間非常少。不過,我認為現在是重新關注和投資這個領域的最佳時機。”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偉于兩周前接受中金投X采訪時表示。

誠然,在人工智能及其它深度科技領域的核心研究方面,中國企業仍落后于硅谷。但周煒認為這些領域已經有了許多積極的進展,正為像他這樣的VC們創造著新的機遇。

“過去十年里,我們對深度科技領域的投資不是很多,因為收益并不可觀。如今,我們看到了人工智能在中國的興起。即使還沒達到谷歌的先進水準,但中國發展人工智能的優勢在于中國群眾甚至政府對新事物的接受速度‘快得驚人’。這種高接受度使得新技術能夠更容易、更迅速地在中國實現商業化應用。”

比如,創世伙伴資本最近投資了一家低速無人駕駛解決方案公司CowaRobot(酷哇機器人)。這家公司已推出了一款無人駕駛的智能環衛清掃車,并在湖南長沙進行了道路清掃實測。中國大約有300座人口過百萬的城市,這種機器人產品會有大規模商業化的潛力。此外,創世伙伴資本還在關注中國的私營火箭投資,這在幾年前還是不存在的。

2007年,周煒加入凱鵬華盈中國基金,專注于互聯網、無線技術、新媒體、互聯網金融等領域的投資。他發現,中國千禧一代的消費行為正創造著新的投資機會。

“過去,我們一直在尋找有潛力發展到2億或3億用戶的公司,我們不太愿意投資那些目標用戶數在1億以下的公司,因為規模太小了。如今,即便一家公司的目標用戶數只有3000萬到5000萬,它仍然可能是非常賺錢和有價值的。”周煒以此來解釋中國當下的年輕一代會在網上消費任何他們喜愛的東西。

驗證這一趨勢最好的例子就是周煒曾投資的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FM。2017年12月的“知識狂歡節”為這家公司總共帶來了1.96億元的收入。為在線內容付費,這在過去是無法想象的。周煒還提到了另一件能說明這一轉變的例子,如今中國工人會把他們月收入的三分之一都花在手機娛樂上。而在過去,他們往往會把大部分工資存起來再寄給家人。

創世伙伴資本于2017年先后完成首期15億人民幣基金的募資和美元基金近億規模的首次封閉。

請繼續閱讀下面的訪談問答實錄(略有修改編輯)。記得在iTunes商店內訂閱中國金融播客,或訂閱中國金融投資網每周簡訊。此外您還可以訂閱中國金融播客的Youtube頻道優酷頻道

問:您認為目前哪個行業的投資前景最好?

答:可以說,如今每個月都有不同的“熱門領域”,而且變化非常快。對于我們來說,首先關注的是未來幾年的宏觀趨勢,而不是具體的領域。比如,我們在大約兩年前就感覺到,中國年輕一代在重新定義消費,尤其是互聯網消費方面,發揮著更重要的作用。

例如,我們投資的中國最大的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FM。付費訂閱為喜馬拉雅FM帶來了營收的快速增長。過去,我們從未想過中國消費者會為數字內容付費,那時我們預測可能會在未來5年里逐步普及,但事實上(內容經濟的到來)比我們現象的更快,更早。

問:要向那些不太熟悉這個產品的(國外)聽眾介紹下,喜馬拉雅FM相當于中國版的蘋果播客。用戶可以在該平臺上收聽到各種音頻內容,包括脫口秀、廣播節目等。

答:是的,提供一切可能的內容。實際上,播客在國外已經發展很長時間了,但這種模式在中國比在其它國家發展得更好。喜馬拉雅FM于2013年正式上線,2014年完成了兩輪融資。那時,他們只有400萬的用戶,如今已經發展到了近6億用戶。

問:6億中國人?!

答:是的,幾乎占中國人口的一半。該平臺活躍用戶的日均使用時長約達119分鐘。有一點可以向你證明中國用戶消費行為的轉變。這家公司在2017年12月進行了為期兩天的會員推廣活動,總共獲得了1.96億元的收入。這與我們那個年代非常不同,以前人們都認為互聯網上的一切都應該是免費的。中國年輕一代的消費行為與美國、日本的同齡人相似。他們在網上消費任何他們喜愛的東西。而事實上,中國年輕人使用手機支付的比例比美國還高出很多。

問:對此您能給出具體的數據嗎?

答:我可以給你舉個例子。我調查過一家WiFi服務商,他們為富士康等企業提供免費的宿舍WiFi。在他們所服務的企業中,有幾家企業員工數超過5萬的,全是些20歲出頭的年輕人。這些工人每天花在手機娛樂上的時間長達6至7個小時。

在那些往往建在偏遠地區、沒有其它娛樂服務設施的廠區,手機就是工人們唯一的娛樂工具。他們的月薪可能在5000元左右。但令我們驚訝的是,他們中的一些人會把三分之一的薪水花在手機娛樂上,比如購買虛擬產品,游戲付費等。

在中國,還有許多新的娛樂付費模式。譬如,中國最先出現了網絡直播打賞。美國人在網上的絕對消費額可能會更高,但中國的人口基數要大很多,且年輕人的上網時間也越來越長。因此,中國將成為虛擬世界中消費最多的國家。許許多多行業會從這一趨勢中獲利,這也是我們未來尋求投資目標的方向。

問:但是,如果喜馬拉雅FM已經擁有了如此龐大的用戶群,那么其未來的增長點會在哪?

答:他們的業務仍在擴展,未來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海外布局也在進行中。不過說實話,將用戶增長作為核心業績指標在中國已經有點過時了。

過去人們不指望互聯網公司能賺錢,公司的價值主要體現在用戶上,而非盈利能力。但在如今的新趨勢下,我認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盈利能力終于回來了。因此對于喜馬拉雅FM來說,即便他們的用戶增長幾近飽和,他們的收入和利潤依然能增長很多年。

問:中國年輕一代更愿意在網上消費,接受虛擬商品。這對創企來說意味著什么?

答:如今,在數字世界中服務于這批新興消費力量的創企會有更大的機會實現盈利。這些企業可以在沒有任何外部資金支持的情況下生存和發展。這與過去的情形大不相同。比方說,過去的互聯網教育公司即便再努力就是賺不到錢。

我們看到的另一個大趨勢是年輕一代的品味在變化。上一代消費者喜歡歐洲的奢侈品,但如今的年輕人更喜歡中國本土的“網紅”品牌。這也為消費品公司在中國重新樹立品牌形象或打造新品牌創造了機會。比如,當下涌現出許多新的奶茶和咖啡品牌,雖然這個市場已經非常擁擠,但它們卻能像野火一樣迅速流行起來。

問: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消費升級”,消費者的品味正變得越來越復雜?

答:或者我們應該說,這只是年輕一代覺得他們父母一輩人的品味過時了。每隔20年需要一批新的消費品牌誕生。比如,我兒子就認為Nike不是一個很潮的品牌,因為他老爸天天都在穿。對于他來說,這個牌子就是過時的。他喜歡Under Armour,因為我沒穿過這個牌子。年輕一代的心理就是他們能更自由地表達自己。而且,他們更喜歡個性化的東西,希望與眾不同。伴隨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發展,互聯網能為消費者帶來更個性化的服務和產品,這將為創企帶來許多新的機遇。

問:您目前正在尋找哪類公司進行投資?

答:過去,我們一直在尋找有潛力發展到2億或3億用戶的公司,我們不太愿意投資那些目標用戶數在1億以下的公司,因為規模太小了。如今,即便一家公司的目標用戶數只有3000萬到5000萬,它仍然可能是非常賺錢和有價值的。

這就是我們為什么開始重新關注和投資垂直內容平臺。我們投資了國內最大的音頻內容平臺喜馬拉雅FM,以及短視頻平臺秒拍的母公司一下科技。我們不久前還投資了動次。它是一款可以讓不同地區和時區的人們在一起創作歌曲的互動音樂短視頻APP。它的市場非常小。這種應用放在過去是不會賺錢的,但現在非常活躍,因為用戶開始為內容付費,內容就能產生收入。

問:在調查中,您還發現了哪些值得投資的市場?

答:我們發現的另一個趨勢是新技術不斷在中國興起。過去我們總是被美國同行批評,說我們總投資那些抄襲他們商業模式的“山寨公司”。而從2011年到2012年,我們開始看到中國造就了許多新的商業模式。而伴隨著越來越多的技術創新,中國的創新力會越來越強。

我以前是學技術的,在半導體、物理學和電子科學方面比較有經驗。過去十年里,我們對深度科技領域的投資不是很多,因為收益并不可觀。如今,我們看到了人工智能在中國的興起。即使還沒達到谷歌的先進水準,但中國發展人工智能的優勢在于中國群眾甚至政府對新事物的接受速度‘快得驚人’。這種高接受度使得新技術能夠更容易、更迅速地在中國實現商業化應用。

問:不過現在,中國應用型的人工智能公司已經有幾家影響力較大的企業了,而且估值都挺高的。您不會擔心這個領域的最佳投資機會已經過了嗎?

答:事實上,并沒有。人工智能的妙處在于,即使是最先進的技術也不能應用于所有領域,因為每個行業都是特殊的。用現實生活中的數據去訓練它是非常重要的。我經常打一個比方,中國的人工智能就像是一個智商平平的孩子,而硅谷的人工智能就像是神童。然而,中國的人工智能早早地就能出現在大街上,學習一切有用的信息,而硅谷的呢,依然坐在實驗室里,很少接觸外面的現實世界。我仍然相信中國二線的人工智能企業會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問:您會關注人工智能芯片嗎?現在政府正鼓勵對人工智能芯片領域的投資,也出臺了許多支持智能芯片行業的舉措。

答:是的,我們也在關注這個領域。不過目前我們首先需要考慮的是應用層面。我仍然相信垂直領域會有更多機會。比如,我們剛剛投資的先聲教育,他們是一家專注于將語音識別技術運用到在線英語教育領域的人工智能公司。他們非常專注于這個領域,而且做的很好。

再回到人工智能芯片這個問題上來。當我剛從大學畢業的時候,大多數同學都被分配到半導體相關的領域工作,因為我們學的是物理電子技術專業。但他們后來都相繼離開了這個行業,因為發展的空間非常少。不過,我認為現在是重新關注和投資這個領域的最佳時機。

不過半導體產品的生產周期非常長。而且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和對技術的深刻了解。我們現在正評估幾家垂直領域的機器人技術公司,以及一家傳感器相關的公司。

問:除了人工智能,您還在關注哪些深度科技?

答:無人駕駛也很有前景。兩周前,我們投資了一家叫酷哇機器人的公司。(事實上)美國的無人駕駛技術要比中國先進很多,但我們也有自己的優勢。酷哇機器人主要專注于低速無人駕駛解決方案。這家公司已推出了一款無人駕駛的智能環衛清掃車,并正在長沙進行道路清掃測試。在中國,我們尋求的是擁有大規模商業化潛力并能立即發揮(社會)影響力的技術。這家公司還與新秀麗公司合作推出了一款智能行李箱。

問:據我說知,他們另一款產品可能是智能跟隨嬰兒車?

答:這有點難,因為只要出現一次事故就惹大麻煩了。對于我們來說,這筆投資反映了我們的觀察,就是無人駕駛仍可能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實現商業化,但低速無人駕駛車在中國卻有許多大規模應用的可能性。

問:這家公司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答:監管。即使是低速無人駕駛車,也存在著安全隱患。長沙是中國第一個嘗試這種智能清掃車的城市。為了實現普及,這家公司還需要解決監管和安全問題。酷哇還在擴大產品線,另一個可能推出的產品是機器人“服務員”。

問:您認為這家公司什么時候才能實現可觀的收入增長?

答:去年這家公司已經獲得了收益。由于現今各級政府正積極尋找可以部署于城市中的先進技術,實現重大的收益增長是很有希望的。而在若干年前,情況并非如此,因為那時候政府官員只關心GDP。如今,受創新和綠色GDP理念的驅動,這些技術對政府的政策落地很有幫助。

問:您認為目前中國風險投資者在投資中國創企的時候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估值過高?與財力雄厚的政府基金相競爭?

答:一直以來我關注的都是早期投資,這個階段的估值都相當合理,尤其從美元基金角度來說。當前面臨的問題是,對于成長期和較后期的企業來說,隨著大量資金的涌入,估值確實有點瘋狂了。

比如我們之前投資的一家公司,這里不方便說出其名稱。在短短兩個月時間里,大批投資者試圖用高出10倍的估值去投資這家公司,而且還有一家巨頭考慮收購它。如今中國的科技巨頭們都非常有野心,并且以一種主導者的心態轉向早期投資。這對風投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好處在于巨頭給了我們快速退出、獲得豐厚回報的機會,但這也意味著風險投資者可能沒有機會像以前那樣與被投公司一起成長的過程。

關于周煒:

周煒先生是創世伙伴資本的創始主管合伙人。在創立創世伙伴資本之前,周煒先生曾參與創建了KPCB中國基金并擔任主管合伙人,主要專注互聯網、無線技術、新媒體、互聯網金融等領投的投資。更早之前,他曾在電子支付解決方案企業上海瀚博科技公司和實達電腦集團擔任高層領導。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