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音交互先鋒創企Rokid志在做人工智能時代的“蘋果+谷歌”

請在iTunes商店內訂閱本播客節目,或者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



當談及自己的事業時,祝銘明經常用到兩個不太與科技相關聯的詞:驚艷耐心

對于祝銘明來說,他更愿意將其公司稱為“面向消費者的產品公司”。因而他希望打造的高端人工智能產品必須能將技術顏值合二為一。耐心則是這家總部位于杭州的初創企業的另一個關鍵價值。今年1月,Rokid獲得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領投的1億美元C輪融資。

“(如果說你想要)打造一個百年企業,那急什么呢?”這位42歲的前阿里巴巴研究實驗室負責人在接受中金投X首席記者向冀采訪時說道。采訪的地點正是Rokid的總部,坐落于杭州西湖畔的一處綠蔭環繞而漂亮的建筑里。他喜歡將這棟被綠植和一池湖水襯托著的辦公總部戲稱為“叢林”,稱他的數百名員工為“猴子”。“在這里沒人會告訴你該做什么。你需要清楚的是你的夢想。”

在當今這個超速發展的商業與科技時代中,做到足夠的“耐心”需要勇氣——也具有一定程度的風險。

對于Rokid所在的智能音箱市場,行業格局可謂每天都在變化。例如,騰訊近期就宣布了將于4月20日推出旗下的智能音箱產品“聽聽”。阿里、百度、小米、京東都相繼發布了自主品牌的智能音箱。更不用說像之前我們報道過的出門問問這樣的獨立創企。據全球市場研究公司GfK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智能音箱銷量達35萬臺左右。

與中國其他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相比,Rokid的“耐心”與那些在產品開發和融資方面表現得極端激進的公司形成了鮮明對比。根據中金投X(China Money Network)獨家的中國獨角獸企業榜單顯示,目前中國人工智能領域有8家獨角獸公司(估值達到或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企業)。Rokid現在還不是獨角獸,但祝銘明表示,他不希望讓“成為獨角獸公司”成為每個人的巨大壓力。

本月早些時候,總部位于北京的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完成阿里巴巴領投的6億美元新一輪融資,估值達到45億美元。去年10月,曠視科技獲得中國國有資本風投基金領投的4.6億美元C輪融資。

祝銘明認為,現在并不覺得“有壓力”,因為人工智能產業“還處在非常早期的階段”。作為一家面向消費者的人工智能產品公司,Rokid志在成為“蘋果+谷歌”的超級公司,因為他相信未來我們使用的所有產品都將是“智能化”的。

“十年后的今天,人工智能技術將無處不在。智能汽車、智能電視,所有東西都是智能的。消費者市場將是最大的人工智能市場,而最成功的人工智能公司將是消費產品公司。”祝銘明預言。“而現在,我們會一心專注于打造高顏值的優質產品。”

從外觀來看,Rokid智能音箱看起來確實與眾不同。該公司于2016年發布的首款智能音箱產品Alien·外星人,其外形酷似水滴。而Rokid旗下第二代智能音箱Pebble·月石,外觀設計如一顆圓潤光滑的鵝卵石。坦白說,這兩款產品均顏值在線。

請繼續閱讀Rokid創始人祝銘明與中金投X首席記者向冀之間的訪談問答實錄(略有修改編輯)。記得在iTunes商店內訂閱中國金融播客,或訂閱中國金融投資網每周簡訊。此外您還可以訂閱中國金融播客的Youtube頻道優酷頻道

問:Rokid想成為一家耐心打造“百年老店”的人工智能公司。在您看來,一家成功的人工智能公司十年后會是什么樣子的呢?

答:Rokid更多的是一家消費產品公司,而不是單純的AI公司。確切地說,我們是面向C端的產品公司,這意味著需要將終端用戶與高科技連接起來。以手機為例,如今很多人都在使用觸屏,但有些人(尤其是老年人)并不太適應。讓人工智能服務于人,讓高科技產品更貼近普通人,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問:從根本上來說,您是想將語音及增強現實等技術融合在一個產品中,從而革新人機交互的方式,是這樣嗎?

答:現在大多數人工智能公司都把重點放在了2B(對企業)業務上。對政府財政和企業來說,它們是(創收的)“搖錢樹”。然而,我堅信成功的人工智能公司必定是面向消費者的產品公司。十年后的今天,人工智能技術將無處不在。智能汽車、智能電視,所有東西都是智能的。消費者市場將是最大的人工智能市場,而最成功的人工智能公司將是消費產品公司。

問:就像蘋果公司那樣?

答:說到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單單一樣產品就能足以改變市場,比如iPhone。而人工智能時代就不同了。當一切都變得智能后,單一產品是不可能獨占鰲頭的。企業不得不向行業內的其他公司開放其平臺,才能打造出更好的產品。這也是Rokid的使命。

問:您說未來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將是消費級產品公司。那這樣的行業巨頭會有多大規模呢?會像今天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的規模嗎?

答:會更大。如今的科技巨頭們都有大量的數據和資源來建立他們自己的人工智能生態系統。但我相信,真正能贏到最后的會是產品公司。贏家必定是升級版的“蘋果+谷歌”。

產品只是一種收入(來源)。這是賺錢的第一步。我認為未來的關鍵是打造出生態體系。

問:您的意思是(利用)數據?

答:不僅僅是這個。Rokid的最終產品其實是用戶體驗,就是如何讓用戶在使用高科技產品時感到方便又舒適。

問:但提供一流的用戶體驗并不能真正賺到錢,不是嗎?

答:不完全是。(眾所周知)蘋果手機是相當貴的。而用戶買的正是它的品質、良好的使用體驗以及好品味。

問:您認為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的前景會如何?

答:我知道像BAT這樣的科技巨頭一直在投資和收購一些人工智能公司。但我認為這只是暫時的。BAT都是生態型、平臺型的企業。而Rokid是一家真正的消費產品公司,我們的高科技產品基于深度的研究。我不認為這些科技巨頭會統治AI世界。Rokid和其他規模較小的AI公司都會迎來光明的發展前景。

問:您對這個行業未來的收入增長有何預估?

答:(想象一下那些巨頭)蘋果+谷歌。

問:那將超過1.5萬億美元?

答:完全可能。人工智能目前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這個行業的發展)可能會持續100年。對于人工智能公司,尤其是人工智能產品公司來說,未來將是不可思議的。

問:您如何看2B市場?

答:談論一家公司時,人們都傾向于關注它的商業模式或技術,但我唯一關心的是文化。2B企業更注重的是客戶關系建設、市場營銷和銷售。然而,對于消費級產品來說,(所需關注的)一切都與產品有關,也就是選擇合適的技術將各個賣點組合起來,打造出完美的產品。這兩類企業的文化和DNA截然不同。

問:您希望Rokid未來進入2B市場嗎?

答:還沒有。實際上,我們的語音開放平臺目前就有一些2B的業務。我們想建立自己的開放平臺,類似于今天的谷歌安卓系統,或更開放。如果說單一產品不能打贏這場AI戰爭,那為何不開放我們的技術平臺,幫助其他公司打造更好的產品呢?

問:在2014年成立后,Rokid時隔兩年發布了首款產品Alien·外星人。打造這個產品原型花了多少錢?

答:大約400萬美元。我們在設計、材料、顯示系統,當然還有語音AI中應用了大量的新技術。這是一款為早期采用者設計的產品。

問:Rokid目前唯一一款面向大眾市場的智能音箱產品Pebble·月石,據報道去年售出了5萬臺。如果讓您給Pebble打分,0到100分,它能得多少分?

答:也許是10分。在Rokid工作,我們從不滿足于現狀,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將如此多的資源投入到產品和人工智能技術研究中。我們有兩個研究實驗室,一個在北京,一個在硅谷。Pebble就其品味、設計而言,已經很好了,實際上我認為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智能音箱)。

問:比亞馬遜Alexa和谷歌Home音箱更好?

答:好很多。我們目前正在開發下一代Pebble智能音箱,并對它進行了一些改進。

問:目前Pebble面向國內消費市場,那您有擴展海外銷售的計劃嗎?

答:有這個計劃,但還沒有準備好。(對于智能音箱產品)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內容以及服務。開發海外市場必須結合三個要素:內容、物聯網、服務。大概到明年可以實現(海外銷售)。

問:今年1月,Rokid Glass在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CES)上亮相。它看起來很像Google Glass的升級版。在產品設計和概念背后有這層意思嗎?

答:談到AR眼鏡,我們都得提到Google Glass。在它面市的那個時代是無以倫比的。老實說,當時的技術還沒有完全成熟。如今,AR技術在消費領域的應用幾近成熟。而許多公司的產品并不是眼鏡,它們更像眼罩。當我們打造自己的AR眼鏡時,我們想讓它變得更適于穿戴,更像眼鏡。目前Rokid Glass還只是一個原型,并不是最終的設計,未來的設計還會更驚艷。

問:Google Glass失敗最大的原因之一是隱私問題。佩戴谷歌眼鏡的人會令人感到不安,因為他們可能會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錄視頻。那您會采取什么措施幫助人們消除這個顧慮,更安全、安心地佩戴這個產品?

答:這是另一個重大挑戰——如何讓你的生活變舒適的同時保證隱私不被侵犯。我認為人們并不會一直戴著AR眼鏡,只有當他們需要使用它的時候才會佩戴。像談話或約會的時候,根本不需要佩戴,不然會很尷尬。而像駕駛汽車或像今天這樣的采訪場合,就可以用到它。你不再需要架著攝像機來拍攝視頻。可以說,人們在真正需要的時候才會用到這個工具。

問:這個產品將在什么時候面市?

答:目前Rokid Glass還沒完全做好面向消費者的準備。基本的系統已經做好了,但還有一些細節需要雕琢。比如我們帶給最終用戶的場景類型和應用領域這類問題。我們可能會在明年年中正式發布這個產品。

問:會不會很貴?

答:絕對負擔得起,我保證。

問:會在中國市場上率先銷售?

答:事實上這個產品會面向國際市場。因為它不是由內容驅動的,它只是一個工具。你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到它。

問:Rokid未來還會帶來什么樣的新產品?

答:如果你想問的是SKU,實際上我們只關注兩類。語音技術,像Pebble和Alien(這兩個產品)。我們目前正在研發下一代的Pebble和Alien。另一類是AR眼鏡。

問:您想要耐心專注于產品質量和長遠計劃。但面對這個不斷快速變化著的行業,您是否感到壓力?

答:一點也沒有。Rokid的目標是為消費者打造好的產品。我們遲早會賺回來的。

問:那么您希望能經營Rokid一百年?

答:如果可以的話,當然了。

 

關于祝銘明:

祝銘明先生為中國人工智能初創企業Rokid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2014年創辦Rokid之前,他于2010年至2014年擔任阿里巴巴M實驗室負責人。加入阿里巴巴之前,由他創立的移動操作系統創企猛犸科技被阿里巴巴全資收購。

留下一個答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