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中国业务重心转移至不良债务

如果你曾经听过霍华德·马克斯?#19981;埃℉oward Marks),那么你会发现这位橡树资本集团(Oaktree Capital Group Holdings, L.P.)联席董事长经常提到“谨慎(caution)”这个词。

那是因为他是认真的。

管理资产1000亿美元的橡树资本进军中国的历程恰好证明了马克斯的谨慎。距离初次涉足中国市场十年后,橡树资本放弃了私募股权投资,选择回归不良债务投资。

橡树资本旗下成立于2006年的专注于亚洲区的私募股权基金是该公司投资中国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目前正在逐渐退出。橡树资本并未计划筹集另一支基金,至少当下不会——马克斯在参加亚洲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论坛的间歇告诉笔者。

5月,橡树资本联手中国不良贷款专家海岸投资(Shoreline Capital Management)收购1.68亿美元的中国不良债权

“我们正在寻找与中国信达合作伙伴关系之外的不良债务投资机会,”马克斯表示。2013年,橡树资本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达成协议,双方将携手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并在中国投资10亿美元不良贷款。

当笔者问到橡树资本在中国有无其他计划或者合作伙伴时,马克斯给出了否定回答。但随着中国越来越多的违约行为的发生,橡树资本与本土公司合作设立一支中国不良债务基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橡树资本在中国的另一个大变化,是中国已经成为橡树资本旗下美国?#22242;?#27954;债务基金?#37027;?#22312;重要资金来源。

一周前,橡树资本首支中国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基金成功募集资金10亿元人民币,作为对橡树资本困境机会基金第十期的专项拨款。后者接近完成30亿美元募集。

马克斯表示,橡树资本未来计划从中国筹集更多资金。

橡树资本还通过旗下新兴市场股权基金投资中国公众股权,但仅占橡树资本4%的管理资产,并不是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让我们客观地看一下橡树资本在中国的发展历程:过去的十年左右,橡树资本在大中华区共投资50亿美元。同时,其总管理资产几乎增加了两倍。

足够的谨慎为橡树资本带来的?#20040;?#22810;多。比如?#19994;?#20102;非常棒的合作伙伴,确定了投资方向,2013年作为?#30528;?#33719;得QDLP额度的全球对冲基金之一与中国政府建立了良好关系。

试水中国

橡树资本在中国进行交易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彼时,橡树资本与船业大亨Peter C. Georgiopoulos联手收购了中国国有企业中粮集团的一支海外运输船队。

2005年,橡树资本参与了由苏格兰皇家银行牵头的投资者财团,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前交易中向中国银行投资31亿美元。

橡树资本在中国的早期投资多是一次?#36234;?#26131;,这是由当时的关系决定的。2006年,橡树资本推出其亚洲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并于次年在?#26412;?#35774;立了代表处。

最开始,由于当时的中国法?#21512;?#32479;对债权人权益保护?#37027;?#20917;不明,橡树资本并未在中国实施其核心的不良债务策略。

“在我们的不良债务的投资中,我们常投资那些无法偿还债务公司的债务,因为我们拥有债权人权益使我们能够获得公司的价值,”三年前马克斯在纽约办公室对笔者说到。“我们不知道债权人权益在中国将如何被?#28304;?#22240;此我们可能不会在中国投资那种以(债权人权益)为基础的项目。”

橡树资本通过其亚洲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进行投资的步伐非常缓慢。五六年的时间里只达成了几项交易,包括联手台湾高尔夫球杆头制造商?#35789;?#32929;份有限公司?#35789;?#20154;家族以8.52亿美元收购?#35789;?/a>,完成私有化。此外,橡树资本还参与了澳?#27431;?#22320;产项目的投资。

目前尚不清楚这支基金得到多少回报。三年前笔者请马克斯对橡树资本在中国的表现打分时,他说从绝对值?#35789;荂+,同时表示公司并没有亏损。

不良债务控制vs.不良贷款

不良债务投资有很多类别,包括不良债务控制、债务人持有资产融资、救助融资、不良贷款等。

橡树资本擅长的是第一类。通常情况下橡树资本买下一家困境公司的高级债权,希望能在重组或破产过程中取得公司控制权,然后改善公司困?#24120;?#20197;更高的估?#21040;?#20844;司出售。

橡树资本与海岸资本的联合投资关注的正是不良贷款。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从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机构手中?#32422;?#20302;的价格收购坏账投资组合。

然后他们会审查贷款账册,通过申明对相关资产(通常是房地产)的权利或者通过法律手段迫使贷款人妥协,从而从贷款人手中获?#20204;?#27454;。

海岸资本联合?#35789;?#20154;方杰明(Benjamin Fanger)曾将这种策略描述为“以高级房地产支持的抵押贷款风险获得私募股权回报?#20445;?#24182;表示公司在十年的运营中从未发生过违约

当笔者问到这会不会成为橡树未来在中国的投资重点时,马克斯看起来有些矛盾。

“我不太确定……我认为那是海岸资本的模式。当前(我们可能会关注这一点),但还要?#27425;?#26469;的发展情况,”他说。然后又继续解释美国的破产制度对社会来说是非常有?#20040;?#30340;,因为能让一家公司起死回生。

“它能解决公司的资产负债,并恢复公司的活力。如果中国也有这样的制度,那对我们来说会是很好的机会。”

今年,中国已经出?#33267;?#20960;起国企与私企债券违约事件。随着中国经济的调整,还会有更多违约出现。中国银行股的交易水平揭示,当前不良贷款比?#35797;?#39640;出官方公布的1.5%。

但法律专家对中国法院能否像发达市场那样有效保护债权人权益?#21482;騁商?#24230;。中国法院深受当地政府影响,并通常把维护社会稳定与员工保护作为首要任务。

对橡树资本来说,距离在中国成功地实施不良债务控制策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但这并不是什么大事。霍华德·马克斯从不缺乏耐心。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